日前的一場 2013「丹麥創新設計」研討會,邀請到丹麥設計公司 Harrit-Sørensen 共同創辦人 Thomas Harrit 先生來分享他們如何以使用者為中心,設計出以人為本的創新產品。

Thomas Harrit 首先介紹了一些他們的創新設計,其中一個例子是為 Coloplast 公司設計改良式的集尿袋。集尿袋是提供給男性尿失禁患者使用,需在大腿處綁著一個塑膠材質的尿液收集袋,尿液則從一條集尿管流入收集袋中。傳統的設計是:在大腿處的收集袋很大,集尿管很長,可以說是只考量了在醫院使用的情況;但是這樣一來導致使用者很難再穿上褲子,也就很難進行原本的日常生活。新的設計則是把集尿袋加上了魔鬼沾,可以在大腿處包一圈,並且把集尿管縮短,讓使用者在穿上衣物後,是完全看不出來的。

Example: urine collection bag

Example: urine collection bag

Thomas Harrit 說明,他們的設計理念主要關注人的四個項目:feelings,intellect,body,movement。(括號中的是我自己的解釋)

  1. feelings :這個設計的顏色、外觀會帶給人什麼感覺?(感性上能接受的設計)
  2. intellect :這個設計是否符合邏輯?是否直觀、易於讓人理解?(理性上能接受的設計)
  3. body:這個設計是否根據人體的尺寸來設計?(人體工學)
  4. movement:這個設計是否考量了進行操作、互動時的動作?(人體工學-動態的部分)

以一個咖啡壺的設計為例:

  1. 材質、顏色、表面的處理方式應該帶給人甚麼感覺?
  2. 應該如何設計才符合邏輯?(會不會讓人連握哪裡、咖啡從哪裡倒都不知道)
  3. 握把、蓋子的尺寸對人的手來說,是否大小剛好?
  4. 是否考量了倒咖啡時的動作?放在桌上是否夠平穩?
Design philosophy example: coffeepot

Design philosophy example: coffeepot

他也提到了在研究問題時,於現場進行訪談研究的重要性。如果訪問醫生,問問他們的口袋裝了什麼?在醫院進行訪談,跟在咖啡店進行,得到的結果很可能是完全不同的。在測試產品原型時,也應該盡量模擬使用的環境,讓協助測試的使用者能更貼近真實狀況。

他們也用 eye tracking 來分析使用者所碰到的問題。如果我們錄下第一人稱視角的影片,則可以記錄使用者使用的過程,此時加入 eye tracking 技術,則可以更明白使用者當下的目光跑到哪兒去了,藉此發現目前的設計有無不當之處。研究後可能會發現:原來使用者都沒看到那些重要資訊(目光都跳到別的地方),或是使用者根本無法區分某些管線或元件(目光掃來掃去)…等等。

Eye tracking

Eye tracking

最後 Thomas Harrit 分享了一個設計案例:船上的無線電通信設備。在海上,無線電用來進行船隻之間的溝通,甚至是用來發送求救訊息。他們訪談了許多船長,有些人覺得掌控了無線電,就是掌握了一切重要資訊(feelings:自信);有些人認為無線電主要是用來求救用的(feelings:害怕)。然後他們分析了這些想法,並且轉化成更明確的需求及設計:既然是用來發送求救訊息的,那麼就加入自動錄音功能,按個鈕就重放最近 90 秒內所接收到的訊息。既然使用者希望能掌控一切,那麼就把無線電顯示器上的重要資訊做的清楚易讀。

同樣的,新的設計一樣必須符合 feelings,intellect,body,movement 的設計哲學。外觀是否看來感覺如何、是否讓人對這東西有信心?顯示器字體大小是否易讀?操作的按鈕、旋鈕是否考量手指尺寸?在海上顛簸時是否會誤觸重要功能?

Example: radio

Example: radio

在測試新設計時,他們弄了一個房間,看起來跟真的船長室一樣……

結語:以使用者為中心的設計(User-Centered Design)並不是什麼創新的議題,但個人認為 Thomas Harrit 提供了一些蠻新鮮的案例,像是醫療產業或是無線電設備等等,跟一般常見的居家生活、日用品設計案例不同。另一個讓人佩服的是,如何從訪談中發現使用者的 “feelings” 並轉化為明確的需求與設計,這個部分是他們厲害的地方,我想可能需要敏銳的觀察與同理心才有機會達成。

丹麥設計公司Harrit-Sørensen官方網站,可以看到他們還有許多得獎作品